影音圈新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迈克撒尔 Makthar这里也是一个小镇,会来的原因第一是这里有个图拉真凯旋门,图拉真是罗马帝国的五贤帝之一,在他治下罗马领土达到最大,横跨欧亚非,图拉真和《罗马浴场》登场的哈德良皇帝,都是出身于大西庇阿在西班牙建立的殖民地-义大利卡(总之我就是脑波很弱有相关的都去一下)。现已成为社区老人游憩处的图

影音圈新2020.06.14

迈克撒尔 Makthar

这里也是一个小镇,会来的原因第一是这里有个图拉真凯旋门,图拉真是罗马帝国的五贤帝之一,在他治下罗马领土达到最大,横跨欧亚非,图拉真和《罗马浴场》登场的哈德良皇帝,都是出身于大西庇阿在西班牙建立的殖民地-义大利卡(总之我就是脑波很弱有相关的都去一下)。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现已成为社区老人游憩处的图拉真凯旋门

第二是这里靠近西庇阿与汉尼拔最终决战-扎马会战的其中一个可能地点。

当时在义大利横扫的汉尼拔对罗马人来说就是飞天小强一样可怖的存在,只要打会战己方就成千成万的死。罗马最后决定不正面迎击,除了用焦土战略外,还编一堆军团(那时是徵兵制)保持距离把汉尼拔堵起来,定时骚扰一下,只要小强不要到处乱飞,今天就可以安心睡个觉。

大西庇阿是个倾向主动解决问题的人,觉得消极躲避不是好办法,跟元老院说要把汉尼拔给引回迦太基,但是西庇阿太年轻(刚征服西班牙回来约29-30岁),又是会挑战传统权威的人。原本罗马规定要四十岁才能参选执政官(才有军权),但他硬是拿到选举资格越龄参选。然后人民也毫不在意年龄问题疯狂投票给他,好像把明天的希望灌注在他身上一样(罗马那时也有一点点老屁股无法解决问题的氛围就是了)。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阶级森严与保守的元老院对他有点感冒,只勉强同意给他治军权,其他徵兵问题要他自己想办法。简而言之要打小强可以,我给你买拖鞋的权力,钱跟怎幺买就自己处理喔,揪咪。

西庇阿跟日本漫画的主角很像,用了相信我之术还真的募到一堆物资,加上元老院的做法反而让舆论倒向他,光在路边就捡来几千志愿军。并到西西里岛把罗马丢在那边的残兵败将收集起来重新训练,登陆北非后不但结交努米底亚国王拿到最强骑兵,对迦太基战战大获全胜,甚至兵临迦太基城下迫使对方求和。

迦太基原本打算直接和西庇阿签订和约结束战争,但主战派连忙叫了汉尼拔回来。汉尼拔一回迦太基本土,主战派觉得胜利在握,相信正面对决一定赢,就片面毁弃正在洽谈的和约。西庇阿很不高兴,知道只能用战争解决问题,也回头整顿兵力,準备面对罗马人的恶梦-汉尼拔。

关于扎马会战发生在何处有很多争议,古战场考古是非常困难的事,基本上光是一个点,然后方圆百里的平原都是可能性很大的地方。更何况扎马的位置很模糊,非常有可能扎马会战没发生在扎马(一个太阳饼没太阳的概念)。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札马会战可能的地点之一,就位于照片中远方的旷野

由于迈克撒尔地势较高,可能比较好望见四周的状况,所以抱持着有可能的地方就去踩踩的概念前往迈克撒尔了。

但搭乘Louage的路上,才发现这个小城真的位于丛山峻岭中。一路上弯弯绕绕,但司机依然飙的非常快,整个就是一个越野车的体感游戏。而且这城市海拔略高,车子一边向上爬的过程中都可以感受到耳朵里气压的变化。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在竞技场中吃草的羊

这个城市最让我开心的是终于没被丢在路边,遗迹就在车站附近走一下就到好惬意。不过这里一样观光客稀少,当我踏进遗迹入口,两个坐在门边聊天的工作人员打完招呼后呆看我两秒,脸上惊吓的表情就写着「WTF!这里怎幺会有人来?!」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浴场留下的马赛克装饰

罗马城市除了庞贝城,少有保存完好的遗迹。我基本上是靠学过的知识,加上不断看各个遗迹留下的碎块,来拼凑出当时城市的大概情况。迈克撒尔的遗迹应该没挖完,出土的残迹就是散布各区域,要不断跨越都是羊只的原野才能参观。但浴场跟广场都保存的还有点样子,而且还有学校遗迹跟建来巴结皇帝的凯旋门,算是其他地方比较少见的。至于扎马会战的方向都是小山丘,看来要见到平原真有点困难。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看起来像神庙,但其实是学校,古罗马的孩子也是很讨厌上学的

不过当我逛第一区块的时候,发现有人一直跟着我!整个背脊发凉,有了杜加被骚扰的经验,除非是女性或Louage司机大叔,不然我不愿意被搭讪,一直对他保持很远的距离。

一阵子后发现他似乎是工作人员,不知是怕我走丢或是拿走东西(但除了石头可以干走什幺?),因为他远远的跟着也不来搭话,发现我在躲他之后,每到一个区域他就消失在某处,等我离开又跑出来。当我发现这个规律后觉得超好笑,我在遗迹作了超多原地自拍跟折返跑之类的蠢事他应该都看在眼里了。

迈克撒尔应该是我少数很喜欢的罗马遗迹。除了没有其他观光客外,主要是古道留下来的算很长一段,不像其他遗迹有一截没一截的走起来不痛快。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很好走的罗马古道

除了拱状建筑,我最喜欢的就是罗马古道。绝对不是因为以前某西班牙博物馆的帅哥热情的介绍罗马古道引起兴趣的,我觉得道路是让人真正感受到文明与荒野的差异。走在道路上不用担心太多的泥土毁了鞋子,不用担心那些带刺的植物扎到手脚,最重要的是,道路终将会通往某地,不至于在荒野中迷途。如今突尼西亚的许多主要干道,都是以前罗马人规划的道路,今人只是原地改成柏油路而已。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昔日的马车古道

迈克撒尔的遗迹遗世而独立,远远望向可能的扎马战场方向,意识到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史轮转不过如此。

回程回到原地时,并没有回去的Louage。所以我又用老方法,去跟周围闲坐的司机和居民说我的目的地引起他们注意,然后就跑去买饮料喝跟发呆。反正现在AT力场够强,不介意别人一直看着我。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果然不久之后有台巴士过来,这群人就叫我赶快上车这也可以到苏斯 ,然后就莫名其妙体验到巴士之旅(对,我在这之前没坐过巴士)。不过巴士真的有够慢,大概比Louage时间慢了快一小时,坐到天荒地老才回到苏斯。巴士在这个国家除了位置宽一点,票便宜一点点(便宜40-60吧,但人都来了谁在意这小钱),开到比较晚外,其他除非没车坐,不然对我来说真没有选择优势。

撒克西迪优素福 Sakiet Sidi Youssef

虽然汉尼拔不开心的回来,但还是筹集了一支大军準备迎击西庇阿。根据部分史料,西庇阿在一个现今叫撒克特西迪优素福(Sakiet Sidi Youssef)的地方驻军,这个地方过去是努米底亚的一部分(或是边界),他必须等国王马西尼沙带着精锐骑兵过来会合,才能集齐对抗汉尼拔战术的所有王牌。而这里出去都是平原,所以我自己是比较倾向扎马会战可能在这附近的论点。

西迪优素福靠近阿尔及利亚边境,由于是临时起意,我做了这旅程中最蠢最疯狂的事(因为我半途有点后悔),从突尼西亚东边横跨一整个国家来到突阿交界的西迪优素福,但这过程应该是我遇过最悲的搭车行。早上虽然很早出门,但遇到一个女生一出苏斯就开始晕车,车子必须为她停下来让她透透气,我就开始觉得不妙。更惨的是车上好几个大妈不断的叨唸,我们在休息站时还有大妈跑去买水果不见人影,整个大拖时间。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小镇周遭都是旷野

再往前一段路是弯弯曲曲的山路,果不其然,一上山女生又开始狂吐,吐到车子都是,司机只好停车清理车子。最后也不知道发生什幺事,司机半途要我们换车,换车也就算了,大妈们很不爽一直跟司机抱怨,然后又等他们吵完才发车,当下无言到了极点。等我费尽千辛万苦到达中继站,已经延迟一小时多,然后赶快换车去西迪优素福。

由于靠近邻国,我有预感会被查验,但没想到搭Louage的半途经过军哨就要被查,不过是全车的人都要。这才知道原来突尼西亚人都有一个类似身分证的东西,白色的卡印着名字和照片。而军官们是有点好奇我的护照,但没多问,反而是查问另一位乘客,就放行了。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小镇的地标

西迪优素福是个地处边界的迷你小镇,罗马军团扎营有严格的SOP,通常会把军营盖的很像小城市。有时战争结束后老兵原地驻留,或有新居民搬来,军营就成为一个城市的基础(欧洲很多城市的原型都是如此),西迪优素福说不定是这样建起来的。奇特的是沿着镇上最大的那条路走,十分钟后就可以到达阿尔及利亚,这对四周围海的台湾人来说,过个马路就到其他国家是个蛮神奇的事。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往前走10分钟的路程就是阿尔及利亚

扎马决战前,罗马军营里抓到两个汉尼拔的密探,西庇阿不但没有处理掉他们,还大方的带他们逛军营,甚至展示刚来会合的骑兵,好吃好喝招待一顿就把他们放回去。汉尼拔知道后,对这个年仅33岁的年轻将军感到好奇,提出想要见个面的想法,西庇阿也很乾脆的答应了。

孙老师说过,敌人是不一定喜欢你,但可能是最了解你的人。

西庇阿在当小兵时,就体会过汉尼拔战术的恐怖,他的父亲、叔叔和岳父都战死在和汉尼拔直接或间接的战役,自己也踩着同袍的鲜血才逃出屠杀网。但是西庇阿是个展望未来的人,愿意用另一种宽和的态度面对理论上不共戴天的仇人,也不赶尽杀绝。并在运筹沙场这个领域,将他视为尊敬的对手。所以我觉得电影王之剑的Nyx个性有一点像西庇阿,认为与其纠结过去,不如创造那些已逝的人们希望的未来。

汉尼拔对这个一路学习自己战术并加以改良的年轻人也颇为欣赏,两个名将在世纪之战前会谈相当少见。与现代互相倾慕的网友见面的概念类似,两人相见时不知如何是好,有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后来汉尼拔试图劝说对方接受协议,但西庇阿都走到这里了,怎幺可能放弃,命运女神已将棋子摆上,除了一战没有别的办法。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另一处札马会战可能的地点

两个当代天才级的将军在附近的平原布阵,西庇阿将侧翼骑兵交给两位好友,亲自指挥对他绝对忠诚的步兵,汉尼拔也带着他征战四方的子弟兵,侧翼安排迦太基骑兵,还有他一直很爱最后成为标记的大象团。虽然在西庇阿的计画下,汉尼拔的大象并没有发挥原本的用处。

古代没有通讯器,指挥几万人完成複杂的战术是一个将军的最高成就。两名将军都想利用骑兵的机动性重现包围战术,战斗势均力敌,纠缠许久,有些比较戏剧化的史料甚至描述两人还相互战到负伤。最后千均一髮之际,西庇阿的骑兵及时打败对方的骑兵团绕到后方完成包围网。这是罗马人的重大胜利,汉尼拔的军队两万人被杀,两万人被俘虏,罗马只战死2,500人,汉尼拔面临人生第一次惨败,在护卫保护下逃走保住一命。

一个人的突尼西亚(八):过去的辉煌现在也与原野的羊群共存,历
可能是札马会战发生地的旷野

扎马会战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让迦太基再也没有对抗罗马的能力。西庇阿重新提出提出协约,但没有要求交出战犯汉尼拔,日后也尽可能防止罗马对他的杀意,也不想毁灭迦太基,他觉得这个城市能够留下来做为国家的警惕。汉尼拔也知道西庇阿的意思,当有人声明反对罗马提出的条件,汉尼拔就很生气的冲上台把这人摔出去,直接了当的说除了接受协议外,迦太基没有其他选择!

最后迦太基割地赔款,并放弃军武,再也无法和罗马争雄,结束了为期10多年的第二次布匿战争,罗马从此刻崛起,往地中海的统治者迈进。


回程的时候,终于发生我最担心的事,过军哨的时候,我被叫下车查了!

虽然Louage司机笑笑要我不用担心,但还是有点紧张。不过军官们看起来没有为难我的意思,也没有细查我护照,只是问我来突尼西亚做啥,要去哪之类的问题。我还是用一个我有朋友在突国顺道来观光的答案,他们的表情一副就是「你一定有男人在这里」的样子⋯⋯囧。

总之法英夹杂回答后他们后就跟我握握手说:欢迎你来突尼西亚,我用阿语说谢谢,他们听到是阿语还有点高兴?

顺带一提军哨的查验兵很帅,是我在突国遇过最帅的男人。

回去中继城市时明明才三点多,结果居然已经没有车回去苏斯了(惊),站里的万能司机大叔们一样提供我解法(我法语最有用的地方一定是Louage站),一是去巴士站问问说不定还有机会有车。如果没有,就搭车到突尼斯转车回去苏斯。还很好心帮我拦车去巴士站,但询问巴士站当然是没车,只好选择回突尼斯了。

虽然突尼斯有夜间的巴士回苏斯,但是我问的时候位置已满(站务一直很想双手合十跟我说你好,不知道他在干嘛),所以我花了一整天快十小时横越突尼西亚还回不去实在很蠢,然后还刚好遇到首都计程车罢工!

罢工耶!看看人家突尼西亚计程车多团结,没有车队这种组织也能发起罢工,在突尼西亚居然有一天在的路边看不到计程车,好神奇(虽然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知为何还蛮冷静还能观察这些有的没的)。

虽然还有坐电车回市区找饭店的选项,但考虑已入夜,只好鼓起勇气打电话给住附近的J。因为我是很怕麻烦别人的人,被丢在路边都没有打这通电话来的害怕,幸好J很宽宏的愿意收留我。也是运气好,她老公刚好从外地工作回来还绕路来接我,不然计程车罢工也没车可以过去。很感谢J让我晚上有个安顿的地方,还吃了她的米饭存粮真心抱歉,幸好有罗马诸神保佑,在异国还有台湾人可以依靠真的太幸运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