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圈新

中秋私印《台湾自救宣言》,魏廷朝锒铛入狱

大胆印刷计划百密却一疏彭明敏、魏廷朝、谢聪敏师生三人,为印《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从排版、换铅字、找印刷厂、监印,虽小心翼翼,但在情治人员严密布线下,仍百密一疏,一九六四年中秋节刚印好,就被军警逮捕。《台湾人民自救宣言》经彭明敏师生三人研究删改,一九六四年暑假就已定稿,谢聪敏也以做生意为由,向父亲

影音圈新2020.06.15

中秋私印《台湾自救宣言》,魏廷朝锒铛入狱大胆印刷计划百密却一疏

彭明敏、魏廷朝、谢聪敏师生三人,为印《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从排版、换铅字、找印刷厂、监印,虽小心翼翼,但在情治人员严密布线下,仍百密一疏,一九六四年中秋节刚印好,就被军警逮捕。

《台湾人民自救宣言》经彭明敏师生三人研究删改,一九六四年暑假就已定稿,谢聪敏也以做生意为由,向父亲要了笔钱作印刷费用,存在吴澧培服务的彰化银行艋舺分行。台北市小型印刷厂大都位于万华、圆环一带巷弄,连找人植字、找印刷厂、买铅字都小心翼翼。

乍看是反共,实为自救宣言

「谢聪敏在圆环附近小旅馆租个小房间,作连络中心,接着找专门帮人植字者植字排版,为防内容外洩,还先做个假版,将宣言中的『蒋介石』、『国民党』、『蒋政权』,换成『毛泽东』、『共产党』、『毛政权』,乍看好像是篇反共宣言。」

因彭明敏忙,多数工作是魏廷朝与谢聪敏在分头进行,当假版植好字,再去买铅字,将「毛泽东」、「共产党」、「毛政权」,换回「蒋介石」、「国民党」、「蒋政权」,因需要的「蒋」字太多,还跑了多家铅字店,也怕遭店家怀疑。

印刷的宣言没有标题、作者,他们準备印刷完成后,再刻番薯印来盖标题,并準备一万份,彭教授也广为收集各机关、行号、团体的信封,并向内政部要了人民团体与公职人员名册,準备寄发。

但百密仍有一疏,彭明敏在《自由的滋味》有段回忆:谢聪敏在万华找了间极小又无照的印刷厂,因常印黄色书刊,做事偷偷摸摸,老闆答应印刷,由我们提供纸张。约好印刷那天,谢聪敏带来笨重排字版,老闆也安装在印刷机上,当谢聪敏走到巷口等魏廷朝雇的三轮车送纸来,再进入店内时,老闆竟说他不愿印了,令谢、魏都感惊骇,只好将排字版、纸张带回旅馆。

此后十余天,印刷厂附近传出有共产党企图印刷文宣品攻击国民党与蒋政权,致他们怀疑老闆可能趁谢聪敏到巷口等魏廷朝时已先盗印一份,看了内容才不敢再印。

因风声鹤唳,他们暂避风头,隔了近一个月,他们在市政府附近的赤峰街再找家没有登记的地下印刷厂,同意中秋节那天由老闆亲自印刷。

东窗事发的中秋节下午

中秋节那天,魏廷朝帮谢聪敏搬排字版和纸张到印刷厂,他们穿着军服,口操北京语,自称军事学校军训教官印刷考卷,要严格防止试题外洩。这在台湾并不是不寻常的事,老闆似乎也不感觉异常。

魏廷朝在《历史的窗门》节目回忆说,赤峰街在台北圆环附近,前一天他回杨梅参加镇运,中秋节上午九时就到印刷厂监印,一直印到下午近五时,期间他只出去上了一次厕所,连中餐也没吃。

傍晚,彭教授弄了两个大皮箱,叫了三轮车,将近万份宣言载到衡阳路三楼彭教授朋友舞蹈老师许惠美的家,楼下是饼店。随后他与彭教授回到圆环附近旅馆,谢聪敏还在睡觉,突然有人敲门,接着六、七名持枪便衣情治人员闯进来,将三人带走,那时约傍晚六时,天还没有黑。

第二次印刷找赤峰街这家老闆,是因老闆不识字,那天又是中秋节,员工放假,由老闆自己印,且中秋节印是两倍价钱,但还是无法避开情治人员耳目,魏廷朝怀疑老闆趁他上厕所时,私藏了宣言,致后来被查扣的宣言只有九千八百多张,而干员破门而入时,有人手上还拿着揉得皱皱的宣言。

线民抢先举报,难逃国民党特务魔掌

「国民党从大陆搬到台湾,唯一具有效率的机关,大概只属特务系统了。」彭明敏发现特务手中揉得皱皱的宣言,并不是印在他们準备且质料较好的纸张上,该是第一个印刷厂老闆利用谢聪敏到巷口等魏廷朝纸张的几分钟空档,盗印下来,并拿去检举报案拿奖金的。彭明敏怀疑,可能在一个月前,万华、圆环一带印刷厂、小旅馆都布满情治人员线民,他们还天真假设老闆不识字,殊不知已撒下天网,準备「瓮中捉鳖」。

谢聪敏则说:「中秋节宣言印刷当天,老闆好奇地拿一张给旁边的一位初中生看,那个学生说:『文章里都在写蒋介石,为什幺不用蒋中正?』所以当天下午我们用三轮车把印好的东西载走之后,他们就跑去圆环边的警察分局报案,并到旅馆逮捕我们三人。」

事隔多年,记忆会淡忘,三位当事人对宣言内容外洩,看法虽有些落差,但百密一疏是事实,他们从找人植字排版、住小旅馆、买铅字改版、找印刷厂,行蹤早就被情治人员布下的线民所掌控。

中秋私印《台湾自救宣言》,魏廷朝锒铛入狱赌鬼的后代:魏廷朝回忆录
    作者:张庆惠总策画;魏廷朝回忆录编辑小组编出版社: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期:2017/09/20金石堂网路书店购书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

    延伸阅读:

      《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是 1964 年 9 月由国立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彭明敏与其学生魏廷朝、谢聪敏所印製的宣言,文中指出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政策是不可能加以实现的,并提出「一个中国,一个台湾」及「重新制宪与尊重人权」的主张,认为台湾有能力建立一个国家。

    SaveSaveSaveSaveSaveSave

    SaveSave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