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节外域

70岁德国长者的自我批判:德国人都是罪犯!

德国人自批:德国人是罪犯德国的一位70岁长者,在我问他德国是怎样的国家及其未来时,他给了我一个令我惊讶的答案。他说德国的未来是悲观的。我本以为,他是受太多难民或外来移民者的影响,所以如是说。但他的回覆让我非常意外,他说:德国在战后仍然留下强而有力的种族歧视流派(Seilschaft),他们之间的连结

技节外域2020.08.11

德国人自批:德国人是罪犯

德国的一位70岁长者,在我问他德国是怎样的国家及其未来时,他给了我一个令我惊讶的答案。他说德国的未来是悲观的。

我本以为,他是受太多难民或外来移民者的影响,所以如是说。但他的回覆让我非常意外,他说:德国在战后仍然留下强而有力的种族歧视流派(Seilschaft),他们之间的连结非常强,彼此互相支援帮助,他们很多是现在的医生、法官等高阶社会人士,这些流派的人仍充斥在德国社会中。

一个世界上转型正义被公认做到极致的国家,德国人怎幺会这样看自己呢?为了确认我没听错,我还问了他,你的悲观与这些外来移民者或难民难道完全无关吗?他接下来说,「这与移民到德国的难民与外来者完全无关,德国人就是罪犯。」我听到有些不敢相信,他为什幺这幺说,为了安慰他与再度求证,我继续追问他。「那这些难民与移民者可以让德国更好吗?」他回答地毫不迟疑并点头称是,之后他就站起来离开了。

看来和一个素昧平生的外籍人士谈德国的看法,让他感到沈重,但也让他一吐对自身民族的不快而感轻鬆。

聪明的年轻人与种族歧视

与他的谈话让我咀嚼了很久。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德国家族中一位年轻大学生的面貌。他是个哥廷根大学自然科系的大学生,平常广泛涉猎各种书籍,可以说是博学精深。他也是我认识的德国人当中,唯一可以认出台湾红色百元大钞上孙逸仙面貌的人。他对于中国与台湾的关係也能侃侃而谈。

前一阵子家族聚会中,他提出外来土耳其新移民的观点,非常负面并极具偏见。他认为学校中的土耳其同学对女性的贬抑,无法跟上主流社会的脚步,在他的看法中,这些来德国的土耳其族群,完全不想融入德国社会。他说得振振有词,非常激动并且不留任何余地让人跟他讨论。

这让我马上联想到,这样的年轻优秀学生,虽然读了很多书,没有多少的人生经验,也未曾到国外闯蕩,使得他对其他族裔的看法偏执,很容易就会被那些德国种族歧视的流派吸收,早晚会变成种族歧视流派互相取暖的同路人。

70岁德国长者的自我批判:德国人都是罪犯!

在德国时而我会遇到被人莫名其妙歧视的情形,常常恨得牙痒痒的。看到光头与虎背熊腰的德国年轻男人,不免让人心生害怕,对于他们不带好意地讪称我是「中国人」,让我很想脱口骂出「纳粹」。但说真的,我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因为对方若是纳粹,可能我就要吃棍棒了。而当我心中冒出他就是纳粹的感觉,其实也没有经过证实,不也是无形中的歧视?一个正常人如何形成种族歧视,这也让我好奇而想探究的。

近来看到德国时代週报报导一群极右派年轻人,为了因应前几年来德国大量涌入的外来难民人口,集结了一个新群体叫做「一个百分点」(Ein Prozent)。他们希望能够唤醒右派多一个百分点的人往极右的方向移动,抵抗外来人口。这与德国的Pegida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的团体很像,只是「一个百分点」的人大多是年轻人,我才恍然大悟纳粹思想在德国社会一直都存在。

严厉看待自己历史与深刻反省

面对种族歧视的问题,光是游行或训斥叫骂有任何效果吗?游行时训斥叫骂的一方觉得他有理,但对于认同种族歧视者而言,他们何尝不也同样觉得,他也是站在正义的一方?我们又有什幺可能可以改变一个种族歧视者的价值观与想法呢?我想,就只有如同那位70岁德国长者一样严厉看待种族歧视问题,时时持有批判的态度,深刻反省并视种族歧视者为罪犯,这样才能让每个人反省到,自己是否也在无形中变成种族歧视者或其帮凶呢?基于这样的意念,我完全理解那位长者并认同他提出的批判。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